贺友直的老上海与影像里的新上海,中华艺术宫

作者:www.zanzicrea.com    来源:www.zanzicrea.com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1-14 23:11    浏览量:

“2020-上海-你好”迎春系列展将于1月18日在上海中华艺术宫开幕,澎湃新闻获悉,在这一系列跨年大展中,中华艺术宫以“海上风华——贺友直画上海”、“曾经的印记——馆藏上海风貌摄影作品展”、“海上画家画上海”、“新时代上海即时摄影优秀作品展”、“稚真稚美——儿童画上海”五个展览追溯20世纪以来,上海这座城市的发展。其中包含摄影、绘画等多个角度,以及艺术家、艺术爱好者和孩子们眼中的上海。也藉于不同视角构画上海的发展脉络和市民的日常生活。

贺友直画老上海-收旧货

上海即时摄影优秀作品展-王杰《拥抱》
上海,因特殊的地缘、在鸦片战争之后迅速发展成为亚洲繁华都市,也是中国传统美术与西方现代艺术交汇碰撞的前沿之地。一百年前这座都市里,既活跃和滋养着承袭传统的吴昌硕等巨匠名家,书写着海派美术的荣光;又因多年沉浸于西学东渐的时代大潮,逐渐孕育出近现代西画的雏形,现代艺术、新兴木刻、商业美术、连环画、漫画、装帧设计、舞台美术、动画电影均在这里萌芽,并在此处发展。上海,成为中国近现代美术的发源地。以包容和开放的姿态接纳各种艺术思潮,以宽松自由的艺术生态环境和前沿的文化视野,为多元并举的各类艺术发展创设了可贵的生存和发展空间。
如果说20世纪前半叶,上海美术的主调是碰撞、交融和嬗变;20世纪下半叶,则以重塑和再造为关键词,积极探索艺术语言的本土化和现代化;21世纪以来的20年,自觉和建构成为美术工作者的主体意识。
此次中华艺术宫以《2020-上海-你好》迎春系列展回顾上海城市的发展,并迎接2020年新春的到来,致敬上海。五个同时开幕的展览可以视为五个切片:

贺友直《海上繁华》长卷(局部)
切片1: 贺友直画上海,40年代的上海风情
贺友直的家乡虽在宁波北仑,其实他出生在上海,十多岁又跟着家人来到上海,此后在此地工作、成家,自1956年起就居住在上海巨鹿路弄堂深处30多平的屋子中,看周遭事物更新,自己一支画笔、一壶黄酒、儿孙绕膝、其乐融融,直至去世。
或正因为其来自民间、生活在市井之中,贺友直笔下的人间百态总是那么鲜活灵动。他的部分作品还将编文与绘画二者集于一身,记录了一处处、一件件、一种种的地域文化和民间故事,在方寸间再现了民俗民风,具有特殊的文献价值与艺术价值。
此次系列展之“海上风华——贺友直画上海”专以贺友直画上海为题,从贺老捐赠中华艺术宫及上海市历史博物馆的藏品中遴选《海上繁华》、《三百六十行》进行展出,观众可随着贺老的目光回味老上海的历史风韵。其中上海历史博物馆收藏的《三百六十行》为首次对外展出。
《贺友直画三百六十行》曾在2004年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,艺评人谢春彦在此书作序中提到:“一个城市有一个城市的历史,历史亦即一种记忆”。贺友直将老上海的历史通过白描的手法和连环画这一形式,透过老行当这一取材与上海的历史彼此互证,成为反映历史的素材。

贺友直画老上海-梳头姨娘

贺友直画老上海-描花

贺友直画老上海-炭炉吹风
贺老自谦是个画小人书的“匠人”,不登大雅之堂。但,正是他将小人书带入了大雅之堂。他说:“画连环画最终要表现生活。生活从哪里来?从仔细观察中来。”而仔细观察过后,贺老的过人之处在于记得牢。过去几十年的人和事,他都能准确地记忆,而记忆的方法在于记特征,哪怕一根电线杆,他也能准确地寻找到它的特征加以记忆。贺友直后人曾对“澎湃新闻”透露,贺友直的记忆方法是将图像转化为文字,所以即使岁月更迭,那些记下的特征却依旧清晰。这就是缘何贺老可以在时隔半个世纪后还能将那么多老上海的人物、街景重现的奥秘之一。著名学者冯其庸也曾评价说“友直先生之画笔实亦史笔也”。
在展厅中,贺友直的画笔生动再现了十里洋场的众生相。仿佛缓缓地带领当下的观众回到半个多世纪以前,裹着旧尘的气息,悠悠扑面而来。这是20世纪40年代鲜活的上海。

相关新闻推荐

网站地图